孵化启动、研发加速和产业服务为什么也是一门生意?

19世纪,美国加州“淘金热”的商业模式。当时美国西部开发,有人发现了黄金的消息被传开了,各地的淘金客蜂拥而上,

但到最后,那些为这批人提供服务的“卖水人”,似乎才是更加称职的生意人——流水的淘金客,铁打的卖水人——赚刚需的钱,永远是好生意,这其实是一门流量生意,完美地避开了波动性和风险。

与此类似的,在证券市场上,无论股民再怎么亏钱,只要人还在牌桌上,印花税总是得交的。但是,但流量不足时,问题就来了。

以目前把孙正义拖累得够呛的WeWork为例,它是一家诞生于创业风口期的公司,当时国内喊出了大众创业、万众创业的口号,借势第五次科技革命浪潮的概念,似乎WeWork切中了一个万亿的市场。

确实是个万亿级的大市场,但是科技爆发是有周期的,现在各种技术还在孕育、可商用的场景还不够。有效需求不足,加上全球性资本紧缩的雪上加霜,这至少会在短期内,给联合办公模式巨大的压力。

当然微观上,联合办公空间的浪费情况确实不少,毕竟模糊的所有权会导致公地悲剧,不过这可以节约成本、加强管理来解决。

没那么多钱的时候,也是锻炼精细化运营能力的机会。万亿级的市场还在,难点在于撑过周期,熬过了冬天,创新井喷,处处是场景,春天也就来了。

前段时间高盛给WeWork续上了17.5亿美元,这就是雪中送炭了。这其实也说明了,这个市场潜力确实大,不过够资格玩的真没几个。

加速器目前主要是大企业攒局,股权众筹吸引力有限,产品众筹似乎可以跟媒体服务放在一块儿考虑。至于做流量生意的联合办公,确实是刚需,不过这种创业的门槛确实不低,要真等到科技爆发、场景落地的春暖花开,子弹和耐心都要足够。

现在是冬天,地主家也缺余粮,勒紧裤腰带,做好精细化运营,方能静候盎然春意。

最近二三十年,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种类繁多的创业支持机构的兴起。不仅创业创新能够赚钱,实际上,服务这些创新企业本身也成了一门生意。

这些支持机构可以粗略地分为三类:孵化启动、研发加速和产业服务。这三类机构在科技企业发展的不同的阶段,能够创新提供不同的外部支持,从而提高创业者的生存概率。

孵化启动、研发加速和产业服务为什么也是一门生意?

孵化启动

1.孵化器

我们先看孵化启动阶段,最常见的一种机构是孵化器。

“孵化器”这个词,一听就和养鸡场有关。确实,这个名字就来自一家养鸡场。

1959年,在纽约州的贝特维亚城,曼库索家族(Mancuso)买下了一片废弃工厂,分割成小单元,出租给不同的小企业。园区里,有一家养鸡场。

曼库索家族的长子乔(Joe)带人参观的时候说:“这里孵化的不是小鸡,孵化的是商业。”“孵化器”的经营模式因此得名。

很多孵化器都会给创业者提供免费的办公场地。但它的角色更像是学校,而不是房东。

进入孵化器,创业者可以获得创业导师、投资人和各领域专家的指导,把半成型的创业项目孵化出来,启动公司化运作。

最著名的孵化器就是YC(Y Combinator)。

它每年举办两次创业培训课程,为期3个月。课程结束后,会进行项目路演,并提供投资。跟主流的天使投资相比,YC的投资金额和占股都要小得多。

它最大的价值是给没有经验的创业者镀一层金,提供信用背书。

所以,我经常把YC比作阳澄湖,也就是说那些创业企业,相当于是大闸蟹,要去阳澄湖涮一下,身价就更高了。但是,到了硬科技创新时代,高校的牛科技和好项目,早就被有产业背景的人拿走了,这样的创业者也认识投资人,不需要镀金。孵化器的作用是非常有限的。

孵化启动、研发加速和产业服务为什么也是一门生意?

2.联合办公

我更看好的模式是联合办公。

数据显示,到2022年,中国联合办公市场的工位规模达到1315万个,面积达到1.17亿平方米。中国正在成长为世界上最大的联合办公市场。

联合办公和孵化器的区别在于不占股份,直接收取工位租金和增值服务费,为入驻的初创团队提供舒适的办公环境和高品质的企业服务。

跟传统的办公室出租相比,联合办公的承租方式更加灵活,租期从 1 个月到 15 年不等,从一个工位到一栋办公楼都行。

企业可以使用各种共享设施,比如厨房、休息室、会议室和培训区。按需访问这些资源,可以提高空间的利用率。

联合办公还有一个优势,就是可以给创业者提供一个社区氛围。比起小公司的独门独户或者在家办公,联合办公更有一起努力工作的氛围,创业者不会感到孤单。

2016年北美调查报告显示,在选择联合办公空间的十大因素中,人脉网络是排在第一位的。弘毅投资总裁赵令欢也讲,联合办公共享的不仅仅是办公空间,更是人际关系。

甚至,很多办公空间还提供人力资源、财务和营销外包服务,让企业把资源、精力集中在自己最擅长的业务上。这种服务在创新生态中非常的有价值。

研发加速

1.加速器

度过孵化阶段以后,企业的核心任务就不是存活下去了,而是如何实现增长?

加速器,顾名思义,就是加速企业成长的机构。加速器和孵化器不同的地方在于,它持续的时间短,有一个明确的方向和目的,比如说,帮团队完成第一个产品,或者是融到第一笔钱。

进入加速器的初创公司必须在给定的期限内“毕业”,通常是 3 个月。

在这3个月里,加速器能为企业成长提供发展所需的战略顾问。过去,企业为了得到牛人的指导,要请牛人加入董事会。

现在,加入加速器,就可以得到牛人的直接指导,解决产品、服务、市场、管理等方面的问题。当然,指导之后,你还可以请他加入董事会。因为有了对你的了解,加入变得更容易了。

还有很多加速器直接对接风险投资机构,能帮助创业者获得投资,对接大企业和重要的产业资源。

此外,耐克、微软、卡普兰等跨国公司也纷纷成立了自己的加速器。这些大公司和初创企业协同研发,是保持创新力的关键战略,也能帮助初创企业更好地进入市场。

孵化启动、研发加速和产业服务为什么也是一门生意?

2.股权众筹和产品众筹

还有一类平台,不是向机构融资,而是向公众融资。

比如,AngelList。它首创的股权众筹模式,通过开放的互联网平台,把大量初创企业和投资人连接起来,使得资金不多的投资人,也能参与初创公司的股权投资。

AngelList的价值在哪儿呢?

比方说,一个天使投资人,即使他看项目的眼光很好,但如果他只有 2 万美元,那他想投资一个初创企业也是很困难的。

但是,有了 Angellist,他就可以找到另外10 个投资人,只要这 10 个人认同他的眼光,每人出资 2 万跟投,那么总共就有 22 万放到资金池了。这将个人的投资能力进行了成倍地放大。

大名鼎鼎的 Uber就是通过Angellist完成了早期融资。但是,参与股权众筹的企业一般从事的是商业模式创新,硬科技企业很少用这种方式融资。

对硬科技企业而言,真正有价值的是产品众筹平台。

企业通过众筹平台来测试产品,而不是融资。足够好的项目,早就拿到投资人的钱了,它不需要通过众筹这种相对低效的方式来融钱。很多众筹平台一度非常热闹,后来销声匿迹,就是这个原因。

产业服务

1.产业分析

我们再来看下一个阶段,产业服务。首先,是产业分析。

新兴的创新企业数据公司,CB Insights,在集成行业数据和数据分析上做得相当出色。

比如,在人工智能领域,它会给你一张完整的图表,上千家企业,主要竞争者、主要参与者有哪些,每家公司在做什么,在产业里什么位置,都会标出来。信息比大企业、VC整理得还要全。

这些数据,1/4的数据由投资者直接提供,3/4的数据来自算法抓取,来源包括监管部门文件、投资机构网站、各家公司网站、新闻稿、社交媒体(推特)等等。

很多投资者进行投资决策的时候,都会参考CB Insights的数据智库。创业者也会通过CB Insights来了解行业竞争,跟踪产业前沿。

孵化启动、研发加速和产业服务为什么也是一门生意?

2.产业报道

媒体的产业报道也非常的有价值。创业企业需要平台来展示自己的行业地位、业务发展和产业合作,包括给产品做宣传。所以,媒体对创业生态的影响也非常重要。

我们都知道一本杂志《连线》,创办于1993年。伴随了几代科技公司的成长,从苹果、雅虎到谷歌、Facebook。

《连线》的创始人路易斯·罗塞托说,他们的战略是,不断发现和创造新英雄,也就是那些创造新技术、建立企业、改变世界的人。

通过《连线》杂志,你可以关注到新的产业趋势。比如,无人机技术怎么从无到有地出来,慢慢变成一个产业,又出现了哪些新的应用、哪些新的公司,产业变化怎样。这些信息对于创业者和投资人来说,都是非常有价值的。

还有一本杂志是《麻省理工科技评论》。它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,也是影响力最大的技术类杂志。它的内容覆盖广泛,涉及互联网、通讯、计算机技术、能源、新材料、生物医学和商务科技几大领域,资讯和独到深入的行业趋势分析。

《麻省理工科技评论》每年还会发布一个“35个35岁以下的精英”榜单。这是一个非常有影响力的奖项。如果科学家和创业者拿到了这个奖,对于树立企业形象而言是非常有利的。

孵化启动、研发加速和产业服务为什么也是一门生意?

3.产业交流

最后,再来看产业交流平台。

最著名的是CES,全称“国际消费类电子产品展览会”。

这个展会已经办了50多届。很多电子产品,像录影机、CD播放器、IPTV、平板电脑、OLED都是在CES展览上首次向公众亮相。一部CES的历史就是电子消费品的进化史。

最近几年,CES在中国的名气也越来越大。以至于参展的4000多家企业里,1/3都是中国的企业。

但中国人对CES还是有不少误解。比如,国内的创业者、投资者这两年都把会开到CES来了。

其实,CES真不是一个创业展,也不是一个讨论技术趋势的地方。CES很务实,它体现的就是未来3-5年内,甚至1-2年内的市场趋势。

所以,CES的核心,不是看创业,也不是看技术,而是看市场趋势。

CES展的对象主要是公众,还有一类展会面向的是业内人士。

比如,生物国际大会(BIO)是生物技术与医药行业规模最大的年度盛会之一。每年有超过 16,000 名生物制药从业者和 1800 多家参展商。

会场中心摆了上百张桌子,用于约谈合作。这些桌子一天到晚都是满的。可见,洽谈效率很高,能够促成很多合作。

实际上,每个行业都有这样的展会,什么光伏节能世界大会、美国达拉斯国际复合材料展会、世界移动通信大会,等等。这些展会共同构成了一个新兴的服务业态,不仅能带来办会的直接收入,还可以拉动行业的发展。

孵化启动、研发加速和产业服务为什么也是一门生意?

众筹其实是个很好的互联网概念,但是由于良莠不齐,很多众筹被误解成了庞氏骗局,而有些众筹确实就是为了流量,为了捞一笔走人

与专业的投资相比,众筹的低效率低和质量参差不齐,如果未来众筹和区块链结合,每个人可以看到自己投资的钱去到了哪里,能进一步推动众筹体系的完善。

创业的门槛降低了,但是创业的竞争更加激烈了,想要获得创业成功,初创企业的人才、技术、产品、融资、市场、营销等等都要优秀,而这显然不是创业团队全部都能搞定的,这时支持机构就发挥了作用。

这些支持机构在资源和人脉网络方面有独特的优势,可以帮助创业者少走很多弯路,建立更多的连接。社会越来越网络化,大家相互嵌套形成复杂网络,支持机构的网络节点作用不可忽视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